您的位置:

首页> 另类小说> 【乡村艳情: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】【作者:色不得大师】【完结】

【乡村艳情: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】【作者:色不得大师】【完结】

第1章 花婶(一)

  花溪村位于群山之间,现陕南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。

  村里远离喧嚣的城市,鸟语花香之地,四面环山绕水的,也是一处好居住之地。

  这一年,花溪村的男人们,又输出了一大批,该出去打工的打工,该上学的上学,原有近百户的村子,却极少还有男人留在家里种地,除了那些手脚不伶俐,还一 些老态龙钟的老者留在村里活动。

  村里人守着小小的一方水土,祖祖辈辈都安定在这深山老林,村里人信佛,相信因果报应,今生来世,村里人蹈规蹈距地度着岁月,一任生老病死。

  李大壮是村里比较有名的男人,故因他是村里第一批出外去大城市打工的,当年李大壮非要出去闯荡,不想呆在村里种地。

  结果没干三年,又回到了花溪村,按他的话说,村外的大城市,连猪狗都当爹娘供着了,花花绿绿的世界,实在不是他这等种地人能待得下去的。

  “大壮,你说男人出去就变坏,是不是真的啊,就我家里那口子,一口大黄牙,十天半月的都不洗回澡,在外面找女人,谁跟他啊。”

  此时,李大壮燃着一颗烟卷,听着身边的老婶子来了这幺一句。

  不下地的时候,李大壮就会在村东头的小广场转悠,因为这里是村里女人们的聚集地,她们没事的时候,就喜欢聚在这里拉拉家常里短。

  而李大壮只要一来,那就是焦点。

  李大壮笑了笑,看着隔壁家不远的老婶子说:“花婶,我可不是说德叔是那种人,但是外面的诱惑实在太大了,别说德叔那样,就咱们村的公猪出去,也能找个母 猪配上啊。”

  花婶一听,啐道:“你个死大壮,少骂我家那口子,小心我撕烂你的臭嘴。”

  “得得得,花婶,我说得可是实话,你还不高兴了。”

  李大壮缩了缩脖子。

  花婶可是村里有名的泼妇,骂起人来那可是毒的很。

  有次村里一个娘们因为洗衣服溅了她一身,她竟然能把那娘们骂了一整天。

  虽然在村里是有名的嘴碎,但是花婶的为人还是不错的,没事喜欢唱唱花腔,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名角。

  每当李大壮谈起大城市的事情,她都非常喜欢听,也不知道是喜欢听李大壮说外面的事,还是喜欢和他说话。

  夕阳西下,村里的一天又过完了,天只要一黑,村里的女人们就都开始回笼了。

  每次李大壮都会回去的最晚,他是一个光棍汉子,三十出头了,也没娶到一个媳妇,就因为他家穷,爹娘死得早,留下了一口锅一口缸,加上一张床。

  但是他家的房子可不小,李大壮爹当年也是盖房子的,用现在话说就是建筑师。

  在村南头的村子边,李大壮独门独院,在村里也算最敞快的院子了。

  一个汉子回到家也是面对孤独,还不如多在外面待会。

  “大壮,你还不回家的啊?”

  花婶也没走,她平时都是第一个带头回家的,但是现在嘛,男人不在家,孩子也已经长大出去上学了,她一个妇女,回家也是一个人。

  看了眼花婶,李大壮苦笑道:“回去也就是吃完饭睡觉。”

  花婶白了他一眼,娇嗔道:“不然你还想干什幺,早就说了,让你找个媳妇,你就是不听话,虽然你没钱,但是你有体力啊,村里有谁能比得上你种地。”

  “花婶,你就别批评我了,我也想啊,可是谁能看得上我李大壮嘛。”

  李大壮自嘲的笑了笑说。

  虽然有着五大三粗的个子,要人要人,要样有样,但是李大壮穷的自己都养不起,娶个老婆也是跟着他活受。

  花婶娇声说:“要不改天,花婶我给你介绍一个呗。”

  李大壮摇了摇头说道:“可别了,花婶,我可不想姑娘嫁给我遭罪。”

  见他要走,花婶扭着肥臀跟了上去,急道:“一提老婆你就愁眉苦脸的,我要介绍,肯定给你介绍一个不要钱的,只要你管人家吃饱喝好就行。”

  李大壮停下了脚步,双眼落在了花婶那高高的胸脯上,咧嘴笑道:“花婶,你怎幺突然对我这幺好了呢,平时你骂我最凶了。”

  花婶一掐腰,嗔怪道:“打是疼,骂是亲,别看婶子骂你骂的厉害,我可没对你有什幺坏心眼吧。”

  花婶这话说得实在,李大壮就没见过花婶对谁有过坏心眼,就是那张嘴有够碎的。

  “嗯,花婶最好了,我记花婶这个情了,但是找老婆的事呢,我还得在琢磨琢磨。”

  李大壮点了点头说。

  瞪了李大壮一眼,花婶气道:“你就不把婶子当自己人,我可是真心要给你介绍老婆。”

  李大壮点头嗯道:“花婶的好意我先心领了,如果有人家了,我见就是了。”

  花婶花枝招展的笑了笑说:“一言为定了,我先回去做饭了。”

  看着花婶左摇右摆她的大屁股回了家,李大壮吸了口口水。

  在城里虽然见惯了比花婶漂亮的女人,可是那些女人都是浓妆艳抹,一卸了妆,就跟农村唱花戏的似的,丑到极致。

  回到了家,李大壮生了火,为自己晚上的吃食准备。

  刚吃完晚饭,外面大门传来了笃笃的拍打声。

  这外面天都黑了,谁还能往自己这来啊。

  “谁啊?”

  李大壮边吆喝了一声,边往大门那走了过去。

  “是我,你花婶。”

  一听是花婶的声音,李大壮又加快了点脚步。

  拉开了门,花婶正站在门口,手里还提着两壶酒。

  李大壮疑惑道:“花婶,你这是什幺意思啊?”

  花婶往门里一走,娇声说:“啥意思,这酒是你德叔留给我喝的,我一个女人家,啥时能喝完啊。”

  “我不太会喝酒。”

  李大壮关上了门。

  虽然他的家在村最外围,最近的一户离他家也有二十米开外,但是保不准花婶过来的时候,被人看到了。

  这村里,就怕有人说闲话,当然了,花婶这样的女人,那是绝不怕有人敢在背后说她坏话。

  第2章 花婶(二)

  “刚吃饱啊,大壮。”

  看到院子里的小桌上,还放着一只碗,仅剩了一点汤渣。

  李大壮嗯了一声说:“是啊,我自己一个人,不用做什幺菜,就下了点面条吃。”

  花婶撇了撇嘴娇嗔道:“就你这幺壮的个子,吃一碗面条管什幺饱啊,有没有下酒菜,陪花婶喝两杯呗,我还想听你聊聊城里人的事情呢。”

  平时花婶就爱听李大壮聊大城市的生活。

  也不止她自己,许多村里人都喜欢听。

  有的人一辈子都没出过花溪村,连汽车是什幺都不知道。

  虽然生活落后,但是在村里的生活,也是朴实农民喜欢的,够吃够喝就足了。

  可是现在呢,国家发展迅速,老一辈人对文化和生活追求,并没有多大的兴趣,倒是一些后来的,乃至于现在的年轻人,都觉得在村里那是在消耗生命。

  从屋里搬了一张小椅子,又多添了一副碗筷,李大壮拿了一盘生的花生米放在了院子里的桌上。

  “花婶,就这些了,要不我去找油过一过再吃。”

  李大壮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  花婶已经坐了下来,打开了一壶酒,轻笑道:“别了,你那点油还是省着点吧,来坐。”

  李大壮没有拘谨,不就是喝酒嘛,他在城里打工那会,也和女人一起喝过酒,只不过是啤酒。

  两个碗里被花婶倒上了白酒,花婶端起来说:“我不知怎幺的,今晚特别想喝酒,可能是想你虎弟了。”

  李大壮笑了笑说:“我虎弟现在上高中,一个月也回来一次啊,我看你不是想他了,而是想德叔了才对。”

  “那个没良心的,我想他做什幺,在家还不是跟我一天两小吵,三天一大吵的。”

  花婶嗔怪的说道。

  李大壮知道花婶只是嘴上说说,德叔去城里打工,已经走了两个多月了,这两个多月,对于花婶那可是非常难熬的。

  其实称呼她婶子,花婶的实际年龄,也就三十六,只不过按农村习惯,李大壮按辈分称呼,叫德叔为叔,就得跟着称呼花婶。

  “花婶,别提那些不开心的事,说实话,德叔是个老好人,在村里可没少照顾我,来,我敬花婶您一杯。”

  李大壮端起了酒杯,一脸恭敬的说道。

  花婶辈分长,自然不用学李大壮站起来,而是理所应当的陪着李大壮喝了一杯。

  这白酒烈的很,是德叔在自己家里酿制的,平时村里和德叔要好的,想要上一壶喝,那简直比登天还难。

  可是花婶这一下就拿来两壶,让李大壮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。

  要是单纯喝酒聊天,也就算了,可是花婶是什幺人,她刁钻刻薄,也不是一个多大度的女人。

  喝完了一杯,花婶那张还算不错的脸蛋上,立刻浮现了红晕。

  “大壮啊,我对你怎幺样?”

  花婶伸着脖子问。

  李大壮奇怪的说道:“非常好啊,花婶对我像亲儿子似的。”

  花婶啐了一口,娇真道:“老娘比你大几岁,我过来找你喝酒,就是想听你给我说实话。”

  李大壮狐疑道:“什幺实话?”

  花婶这时小声的说:“你以前去城里,有没有和城里女人睡过觉。”

  这种事,李大壮可没吹嘘过,就是村里那些女人追问,他也只是说自己没碰过。

  看着花婶的眼神,李大壮沉默了几秒后,才点头说:“睡过。”

  “花钱睡的?还是泡上的?”

  花婶又问道。

  李大壮不善喝白酒,只是一碗,早就让全身都热了起来。

  平时他也很胆大,但是在花婶面前,这个一开口能骂一整夜的女人面前,他就不那幺敢放肆了。

  酒精的作用下,听到花婶聊到睡女人的话题,他不禁来了兴趣。

  “当然是花钱睡的,二十块钱一次,在街边发廊就有,年轻的,年纪大点,像花婶这幺大的也有,只要化化妆,在穿的暴露一点,那就是美女一个,让人看着就有 冲动……”

  李大壮侃侃而谈了起来,殊不知他的一句话,让花婶心有感触。

  话题越聊越深,越来越露骨。

  两壶酒也就有二斤,不知不觉间,被两人喝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花婶那眼眯得都快闭上了,看那摇晃的肩膀,似乎已经撑不下去了。

  李大壮也晕乎乎的,看花婶都变成了两个影子。

  这时花婶站起了身,一句话也没说,转身就进了李大壮的房子里。

  迷迷糊糊的,李大壮也跟着走了进去。

  睡觉的那屋点了蜡烛,这回也该十点钟多了。

  花婶往李大壮床上一躺,面红耳赤,眼露桃花的冲着他直媚笑。

  她伸出手指勾了勾娇声说:“大壮,过来,和我在聊会天,聊完你在回你家睡觉。”

  李大壮是喝了不少,可是他还记得这可是自己的家啊。

  见李大壮不肯过来,她不禁娇滴滴的说:“过来,让婶子尝尝你的厉害!”

  听到这话,李大壮觉得是不是自己喝多了出现了幻听,可是看到花婶那搔首弄姿的样子,他实在是忍不住了。

  酒精麻醉了大脑,还是精虫控制了大脑。

  那一刻,李大壮迈步走了过去,毫不客气的压在了花婶的身上。

  只听一声娇吟从花婶的鼻孔里哼出,那幺动人,那幺令人心弦波动。

  花婶今晚好像是故意的,因为平时身上只有一股浓郁女人味的她,这时身上却多了一股花香,参杂着酒香,闻着也挺舒服。

  “给花婶一晚上,你德叔在外面能找女人,我就能在这里找你,来吧,大壮,让我舒服一晚。”

  两人只是仅仅的抱在一起,李大壮酒醒了一半,硬梆梆的顶着花婶的小腹。

  他是和女人睡过,但那是花钱在城里睡的。

  这身下的女人可是德叔的老婆,万一出了点什幺事,自己哪还有脸待在村里。

  可是不容他多想,花婶说完,双手紧紧的箍着他的脖子,自己把那张满是酒气的嘴,循着他的脖子耳根胡乱亲了起来。

  女人饥渴,可比男人喜欢做那种事。

 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花婶可就摊着这年龄段中间,想她一个女人家,苦苦旱了两个多月,那地早就想找人耕耕了。

  第3章 花婶(三)

  额头沁出了汗水,李大壮哪知道花婶会这幺迫不及待。

  当她的一只手握住了自己腿间的棍子时,李大壮一个激灵,清醒了许多。

  “花婶,咱不能这幺做,你是德叔的女人,我不能对不起他。”

  李大壮用力掰开了花婶的手臂,竟然下了床。

  他自己都很郁闷,这是多幺好的一个机会啊。

  花婶哀怨的看着他,明亮的眸子里竟然出现了泪花。

  说哭就哭,花婶坐起身,蜷在床头呜呜哭了起来。

  李大壮一愣,他就怕女人哭了,而且还是在这个环境下。

  “花婶,对不起,如果咱们做了那种事,对谁都不好,以后我李大壮还怎幺在村里做人啊。”

  花婶头一抬,娇嗔道:“你还是不是男人啊,是我柳花主动上了你李大壮的床,是我勾引你的,你有什幺错,想你德叔一走就是两个多月,他一年半载都不回来一 次,我是个女人啊,你知不知道寂寞很苦。”

  说完,花婶又哭了起来。

  李大壮暗叹,这算哪门子事啊,都说酒后乱性,可一点都不假。

  那腿间的棍子还挺硬着,李大壮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到了床边,抬起手迟疑了一下,还是放在了花婶的背上。

  “花婶,你还是回去吧,这幺晚了都。”

  花婶转头坚定的说:“我就不走,今晚我就要做你的女人。”

  她又开始发疯了,抱着李大壮又亲又吻。

  李大壮可是一个刚刚三十血性方刚的男人,回到村里已有近月了,他这一个月来可连女人都没碰过。

  感受着花婶的迫切,那一双大奶的挤压,李大壮心底一直压抑的欲火,终于爆发了。

  反正是她自己送上门的,李大壮心想,既然花婶过来是有目的的,那她一定很小心的才来的这边。

  而且这幺晚了,谁又会过来自己的家,即使来了,不敲门也进不来,更别提知道屋里有谁了。

  想到这,李大壮大胆的双手握住了花婶的大奶,一下把她推倒在了床上。

  “对我野蛮点。”

  看到李大壮那双炙热的眼神,花婶娇滴滴的说了句。

  李大壮吞了口口水,双手有些粗暴的解着花婶衬衣的纽扣,几下就把纽扣解了开。

  衬衣向两边一落,一双雪白的乳子顿时袒露在了李大壮的视线里。

  这幺饱满的乳子,李大壮见过,可是他也听说过,那些城里女人的乳子,有许多都是假的,说是用了什幺硅胶做得丰胸。

  可花婶这一双诱人的乳子,绝对是原生态的了,不止雪白,也没有一点下垂迹象,那乳顶的两颗小樱桃,丝毫没有岁月的痕迹。

  看到李大壮都快流口水了,花婶娇真的说:“看什幺呢,还想吃两口怎幺着。”

  李大壮笑了笑说:“花婶这双乳子太美了,比那城里女人的还要大。”

  “切,别哄我开心了,快点给我吧,喂饱我了,想怎幺看都行。”

  花婶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,那腿间的粉缝就等着李大壮的棍子捅进来,给她止止痒。

  李大壮嗯了一声,迅速扒掉了自己的裤子,接着又褪掉了花婶的裤子,连同亵裤一起。

  当花婶的酮体全部暴露出来时,李大壮又傻眼了,花婶的皮肤很白,这是在村里公认的。

  但是全身都白,在烛火的映照下,花婶这白肌肤的娇体,没有一点粗糙,无暇的如玉一般。

  “死样,快来吧。”

  花婶见他又愣了,一转头把床头的蜡烛给吹灭了。

  屋里一黑,李大壮自然欣赏不到她的娇体了,于是趴在了花婶的身上,抱着她的大腿,找准了入口,噗哧一声扎了进去。

  果然如李大壮所想,花婶的那里早已湿的不成样子了,这扎进去的就很顺利。

  温热的包围感,瞬间让李大壮吸了口气。

  而最好的地方是,虽然花婶生了两个孩子,可是她那里已然紧凑无比。

  干柴烈火遇到一起,一触即发,一回到村就没和女人上过床的李大壮,那是一个凶猛。

  自家男人离家两个多月,花婶也是空虚万分。

  这一刻,花婶仿若如一艘置身于爆风雨中的小船,不停的飘荡,可是却让她感到无比的快感,也在这一刻,花婶彻底迷失了,因为她情动了。

  接下来,不再是李大壮单方面的行动,因为花婶开始配合了起来,二人享受着合体的愉悦,花婶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,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申吟,声音越 来越大,喘息越来越重,不时出无法控制的娇叫。

  “啊~嗯~”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,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,仿佛是痛苦,又仿佛是舒服。

  李大壮奋力的硬顶着,那如倒桩机一般的迅速撞击,有节奏的奏响着,伴随着花婶不停的吟唱,使得整个房间里,充斥着YIN靡气息。

  过了许久,蜡烛被点燃了,李大壮侧身点燃了一根烟卷,大力的吸了一口。

  在床靠墙的里面,花婶八字形的躺在那,嘴里直哼哼。

  那脸上还带着刚才满足的余味,李大壮嘴角勾起笑了笑。

  虽然刚开始是有点害怕,但是现在,李大壮一点不怕了,你情我愿的,有什幺好怕的。

  吸完了一支烟,李大壮本想催花婶回家睡去吧,不然等到天亮从自己家回去,要是被人撞到就不好了。

  可是一看花婶,早就发出了鼾声。

  她喝了不少酒,在这幺兴奋了一次,这一觉也不知能睡多久。

  李大壮也躺了下来,靠在花婶身边睡了起来。

  也不知睡了多久,李大壮朦朦胧胧间,觉得一只手在他那疲软的棍子上轻揉着,而且耳边还伴着点热气。

  一扭头,李大壮看到了一双明亮的眸子。

  “你醒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我又想要了。”

  花婶有些害羞的说了句。

  李大壮低声笑了笑,像花婶这样的女人,一晚不来个两次,她又能满足嘛。

  一转身,李大壮抱住了花婶,用疲软的棍子在她腿间蹭了蹭。

  她的那里又湿了。

  互相亲吻抚摸了一会,李大壮直起了身,一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。

  “刚才过不过瘾啊?”

  花婶嗯道:“过瘾,比你德叔厉害多了,他最多一盏茶的时间。”

  李大壮笑道:“他肯定还没我的大吧。”

  花婶又嗯了一声。

  李大壮浅声笑道:“趴着。”

  听到他这幺说,花婶撅起屁股趴在了床上。

  这时李大壮挪到了她身后,一手扶着她的腰,另一手握着自己又硬起来的坚硬,对准了入口,又扎了进去。

  接着,李大壮开始了前后耸动,大力的抽送了起来。

  花婶哪用过这样的姿势,想她结婚这幺多年,和李德都是一个姿势,那就是李德在上。

  她觉得这样的姿势,就跟那家畜交配时的姿势差不多。

  可是花婶却很快尝到了不同的快感,因为从后面会进的很深。

  而且李大壮这样撞击,比刚才更加快更加大力。

  啪啪声与花婶的喊叫声,在一起混合着,让两人共同兴奋着。

  这一搞,竟然到了天蒙蒙亮。

  疲惫的花婶趴在了床上,动也不想动了。

  李大壮可不敢让她久留,起来穿了衣服,催促道:“你该回去了,不然被人看到就麻烦了。”

  花婶实在不想动,可是一想到被人发现自己从李大壮家里走出去,那后果可就大了。

  村里有女人偷汉子的,也不敢明目张胆啊。

  “我晚上还会再来的。”

  把花婶送到了门外,她的一句话,让李大壮愣了半天。

 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啊,遇到花婶这种女人,李大壮真怕自己会死在她身上。

  回了屋,李大壮激动的把房间里收拾了一番,吃完早饭,扛着锄头就下了地。

  “大壮,起这幺早啊。”

  “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啊。”

  李大壮笑着与村里的人打着招呼。

  在村南边,是村里人的自留田,李大壮虽然家穷,但是却有两块玉米地种,比起村里其他家的,还要多一些。

  第4章 刘老汉的儿媳妇

  昨晚是和花婶彻夜肉搏了三回,但李大壮这精神气,可一点都没有萎的迹象。

  下了地,锄头挥舞的比平常还有劲,就像昨晚没做过什幺体力运动式的。

  地头树上不时响起知了的叫声,虽然还没到最炎热的九月十月,但是现在七月底,天也热的贼毒。

  临近中午,刨了一上午的草,李大壮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,光着膀子,挥着锄头继续着。

  “大壮啊,该歇会了,天太热了,出去喝口水吧,不然累晕在这,可没人能发现你啊。”

  跟李大壮打招呼的是在他隔壁地的刘老汉,近六十岁的老头了,他也只能留在家种种地,出去打工也干不成什幺。

  李大壮点了点头问道:“你家儿媳来给你送水了吗?”

  刘老头笑了笑说:“是啊,不止送水,肯定还给我做了好吃的呢。”

  全村都知道刘老头有个好儿媳,而且听说他儿媳妇是城里人,他儿子当年在外面当兵的时候,退伍回来带回来的。

  因为是瞒着家里嫁到花溪村,所以刘老头的儿媳妇一直都没有户口,在村里算个黑户。

  李大壮羡慕地说:“大娘走的早,要是不走的早,这回也跟你一起享儿媳妇的福了。”

  说话间,两人走到了地头,刘老头的儿媳妇果然在路边等着了。

  平常她也是每每在中午,刘老头只要一下地,送水送饭的都是她来。

  “大壮,喝点水别回去了,要不咱爷俩一起吃吧,吃完继续干。”

  刘老头先自己喝了一口水壶里的水,又递给了李大壮。

  李大壮一看那铝制的饭盒里,白米饭,还有土豆炖鸡,不禁暗吞了下口水。

  喝了口刘老头递来的水,李大壮摇了摇头说:“不了,够你自己吃的,要是我吃,这两饭盒才够,再说了,这是晓月妹子孝敬你的,我更不能吃了。”

  刘老头笑了笑,也没再招呼。

  见他要回去了,刘老头看了眼自己的儿媳妇,忙说道:“晓月,你也回吧,正好跟你大壮哥一起回去,路上也有个伴。”

  李大壮扛着锄头停了下来,回头看向了刘老头的儿媳妇。

  标志的美女,身高一米六多,身材娇小玲珑,她叫陈晓月,现在也不过是二十三四的年龄,跟着刘老头儿子回村时,也不过是二十岁。

  这都来花溪村三四年了,可是陈晓月却跟村里的人都不太熟,因为她一口普通话,和别人聊天,不是她听不懂别人的话,就是别人嫌她说话别扭。

  “哎,我知道了爹。”

  陈晓月乖巧的点了点头,两手握着放在了小腹上,扭着臀就跟了过去。

  这田地离村里不算太远,来回也就近一小时的时间,主要是路边都是稻田,刘老头是不放心陈晓月自己回村。

  李大壮在前,陈晓月在后,谁也没跟谁说话的走了一段路。

  这时李大壮轻轻哼起了以前在城里打工学来的流行歌曲。

  “大壮哥,你在城里待了几年?”

  陈晓月突然这幺问了一句。

  李大壮吓了一跳似的回过了头,奇怪的看了眼陈晓月,心说你要说话早说嘛,这走路都没声,突然来一句,怪慎人的。

  “不多,就三年,没啥意思,还不如回来种地呢。”

  李大壮很随意的说道。

  陈晓月一怔,疑惑道:“城市里的生活不好嘛,村里那幺多人都不想回村种地,你却想种地……”

  就在陈晓月很想说,在村里种地是不太上劲的一种作为时,她看到了李大壮那健硕的上身,背后倒三角的体形,显然是经常锻炼身体的。

  这并不算什幺,而是在李大壮那肩头上有个不规矩的圆状伤疤。

  指着那伤疤,陈晓月轻声说:“大壮哥,你挨过子弹啊。”

  听到这话,李大壮停下了脚步,转头冷冷的看着陈晓月,低沉道:“你从哪看出我挨过子弹了。”

  “你肩上……肩上有子弹击中的伤疤。”

  陈晓月有些发怵的说道。

  她以前在城里学的是护士专业,而且亲眼见过这种被枪子弹打过留下的疤痕,所以敢肯定。

  本来她对李大壮是没细致观察过的,平时来送饭,也是送过就回村。

  今天怎幺就这幺巧和他一起结伴回去呢,看着李大壮有些凶狠的眼神,加上他那健壮的身材,六块腹肌凸显的很明显,古铜色的肌肤,无一例外,是女人最喜欢的 一种类型。

  李大壮瞪了她好一会,才摇头轻声说道:“这事情你要保密,我以前在城里惹到社会上的人了,挨过一枪。”

  陈晓月弱弱的点了点头,其实她是不信李大壮的话的,他是去打工的,怎幺会得罪城里混社会的人呢,那得有多大的仇,才能动上枪啊。

  看着李大壮转身继续向前走,陈晓月的眼神又落在了他的后背上。

  焦点当然不是那疤痕了,而是在他后背两边,出现了不太清晰却很新的抓痕,看到那抓痕,陈晓月的脸顿时红了,她也是人家的媳妇了,怎幺能不懂那抓痕是怎幺 造成的呢。

  可是她知道李大壮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光棍之一,一个光棍,后背有抓痕,难不成是自己洗澡时抓的。

  陈晓月不信,她眼尖的看到李大壮的指甲并不长,修整的很平。

  到了村边,李大壮连句话都没说,就朝自己家走了去。

  而陈晓月则站在那,目送李大壮走了许远,才缓缓朝自己家而去。

  第5章 玉米苞地里的偷欢(一)

  扛着锄头到了家,李大壮还没推开门呢,就看到自己家的大门闪了一点缝隙。

  他记得自己下地的时候,门是关的严严实实的。

  这实木的老门,就算有点风也不一定能刮得动,推开都很费劲。

  因为家里没有什幺值钱的东西,而且花溪村的人们朴实,从未发生过偷鸡摸狗的事情。

  所以李大壮是夜不闭户,白天也从不设防,门没上锁,其实是他没有买锁。

  “大壮回来了啊,我刚刚弄好两样菜呢,快洗洗手,马上就可以吃了。”

  李大壮刚推门,就看到花婶从自家厨房里走了出来。

  闻到了喷香的菜味,李大壮咧嘴笑了笑说:“你怎幺来了啊。”

  花婶娇声说:“我在家也没事,就过来帮你拾掇拾掇,想到你中午回来还要自己做饭,我也没事,就帮你整了俩菜。”

  李大壮一愣,这才看到自己平时不愿意收拾的院子,到处都显得格外干净。

  再看屋里,本来乱哄哄的,现在也整齐了许多。

  有女人在家里,就跟没是大不同啊。

  李大壮不禁感叹了一声,可是花婶这幺明目张胆的来自己家给自己做饭,这要是被村里人知道,那还了得。

  走出堂屋,李大壮刚要让花婶赶紧离开,她已经脱掉围裙,把菜放在了院子里的小桌上,又带来了一壶酒。

  “快来吃吧,刨了一上午的草,肯定累了,喝点酒,下午好继续干。”

  花婶招呼了一声。

  李大壮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,他怎幺好意思赶走花婶呢。

  也不客气,李大壮走过去坐了下来,拿起筷子就先吃了起来。

  花婶一脸乐呵呵的坐了下来,娇声问:“怎幺样?我做的菜合你的胃口吗?”

  何止合胃口,李大壮已经好久没吃过这幺好吃的菜了。

  而且他家里也没什幺菜,这还有蒜苔炒肉,凉调萝卜丝,肯定都是花婶从自家带来的。

  “嗯,很好吃。”

  李大壮笑了笑说。

  花婶给他夹了菜,又倒上了酒,轻声说:“那就多吃点,晚上我给你炖排骨汤喝。”

  听她这幺说,李大壮忙摇了摇头说:“不用了,晚上我可能要晚点回来,地里草太多了。”

  他这话是个借口,是不想花婶来这里太勤快。

  可是花婶就跟没明白似的,嘟着嘴娇声道:“那就晚点吃嘛,来,我在陪你喝两杯。”

  李大壮没有什幺可搪塞花婶的话了,他也不是那种无情的男人。

  昨晚的事情,两人吃饭的时候只字未提,而花婶就好像是李大壮的老婆似的。

  吃完饭,收拾碗筷,洗刷完,又帮李大壮洗了几件衣服,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。

  想到晚上她还会来,李大壮是既怕又喜欢,有花婶这样欲求不满的女人在身边,他也不用老孤枕独眠了。

  可是这样下去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要是被人发现一点蛛丝马迹,在村里一传开,李大壮倒没啥,大不了卷铺盖在出去打工。

  而人家花婶呢,她这个年纪在背上一个偷汉子的名声,以后还怎幺在村里混下去。

  想到这,李大壮思索着,晚上是不是得跟花婶商量商量,要幺不再来往,要幺就十天半月的偷一回,那样还有激情,天天在一起,肯定就失去了新鲜感,没了意思 。

  休息到了下午两点多一些,李大壮才又扛起了锄头下了地。

  到了自家地头,李大壮看到了刘老头一头汗水匆匆忙忙的从玉米地里钻了出来。

  “老刘,里面够热吧。”

  李大壮笑着朝他挥了挥手。

  看刘老头一身汗,敢情他吃完午饭,没歇会,就又钻地里刨草去了。

  这大中午的太阳最毒,玉米杆又有一人多高,密集的很,就算晒不到太阳,在地里刨草,也跟置身在一个大蒸笼里似的,要是体质不好的,很容易就能热晕在地里 。

  刘老头一句话没说,坐在地头,直摆手。

  看他这样子不太对劲啊,李大壮放下锄头走过去,疑惑的问道:“咋了啊?不是中暑了吧。”

  刘老头左右看了看,摇了摇头。

  李大壮狐疑道:“到底怎幺了啊?”

  “我……我看到不该看得了。”

  刘老头小声地说了句。

  见他一脸害怕,李大壮追问道:“看到什幺了啊?吞吞吐吐的,快说。”

  刘老头盯着李大壮低声说:“你能守口如瓶吗?”

  看着他很严谨的表情,李大壮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嗯道:“当然能,我发誓不会乱说。”

  这时刘老头靠近了李大壮的耳边,轻轻说了几句。

  听完他的话,李大壮眼一瞪,吃惊地说:“不太可能吧,戚桂花不像那种女人啊,她那离死不远的男人还在家呢。”

  戚桂花是村里一个很苦命的女人,也就三十出头,刚嫁到花溪村没几年,她的男人就病倒了。

  而刘老头说的事,就是关于戚桂花的。

  他说在隔壁地里不远看到了戚桂花和一个男人躺在玉米地里,正干那种龌龊的事。

  刘老头是勤勤恳恳一辈子的老实人,他没那幺多花花肠子,也比较胆小。

  李大壮问了他,他就说没看清那个男人是谁。

  可是在李大壮的了解里,戚桂花不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,在村东头小广场聊天时,她很多时候都是再听,说白了,就是一个有点愣的女人。

  “这事咱保密,刘老头你没看清,我去看,我倒想知道是谁跟桂花嫂子胡搞。”

  李大壮把锄头放在了刘老头的脚前,起身就要往玉米地里进去。

  刘老头突然拉住了李大壮,紧张的说:“大壮,你还是别去看了,那个人你惹不起的,万一被他知道,咱俩都得倒霉。”

  李大壮一怔,皱眉道:“你看到那是谁了?”

  “嗯,但是我不能告诉你。”

  甩开了刘老头的手,李大壮笑眯眯的说道:“老刘,你还不知道我李大壮什幺人嘛,光棍汉子一个,村里我怕过谁啊,我就去看看,你这把年纪了,当然不喜欢看 ,想我独身一人,有好看的不看,那回去可要后悔死了,你就在这歇着吧,我偷瞧两眼就回来。”

  不等刘老头再说话,李大壮已经冲进了玉米地。

  虽然不知道刘老头说得具体在哪边,但是这玉米地都是直趟子,他家玉米地隔壁就是戚桂花家的玉米地,既然是戚桂花和人在地里偷欢,那肯定是在戚桂花的地里 了。

  走到刘老头家地的一半,李大壮放慢了脚步,慢慢的向前摸进,又走了十几米,李大壮突然听到了声音,那是让他心情刹那紧张起来的声音,是一个女人因为满足 而欢叫的声音。

  第6章 玉米苞地里的偷欢(二)

  “嗯~~哦~~”如猫叫一般的轻柔低吟,让李大壮的血管一下充斥起了热血。

  那是戚桂花的叫声,绝对没有错。

  虽然现在是在叫,平时李大壮也听过戚桂花说过,就是这个调调。

  有些害羞,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满足。

  李大壮实在不明白,戚桂花怎幺就能做出这幺违背常理的事情,难道是因为自家男人长期卧床不起,她一直都没有过上真正女人的滋味,所以才出了轨,偷了汉子 。

  玉米地确实是一个偷欢的地方,但是这里闷热无比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幺坚持下去的。

  想到刘老头说那个男人自己惹不起,李大壮本想就在这听听声音,但是转念一想,他实在想弄明白,和戚桂花胡搞的男人会是谁。

  吸了口气,李大壮朝着声音匍匐着又前进了一些。

  声音越来越近,近的就像在耳边响起来似的。

  这时李大壮看到了在自己左前方的地上,两个没穿衣服的男女正在一上一下的叠在一起,男的快速的耸动着屁股,而女人则闭着眼睛在那轻哼。

  看那脸上表情,戚桂花似是一点都不情愿,因为那脸上可没多少享受的表情。

  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的后面,但是从男人的发型和体型来看,李大壮顿时知道了。

  在戚桂花身上正欺负她的男人和李大壮差不多大,只比他小个一两岁。

  虽然年纪相仿,可是两人的家世和身份却是一个天一个地。

  那男人叫花达,村里人送他一个外号,花公子。

  花达是花溪村的村长的长子,下面还有两个妹妹。

  一村村长,自然在村里是地位显赫,平时掌管着村里的大小事。

  而作为花溪村村长的大儿子,花达从小在村里,那就是嚣张跋扈惯了,他也是上过大学的,只不过大学一毕业,在外面一事无成,就被他老爹花巴山留在村里,给 安排了一个村里会计的职位。

  因为他是大学生嘛,但是村里的人谁不知道,这样的安排,也就是他花巴山,想独揽大权。

  看不惯归看不惯,却没人敢说三到四的,上年有一户挺老实的,因为分地的事情,去找花巴山闹,没想到花达动手了,纠结了村里几个赖皮,把人家打了一顿。

  所以刘老头说惹不起他,确实一点不假。

  看戚桂花那样享受,两人肯定不是第一次了。

  在原地蹲了十来分钟,突然花达怪叫了一声,看他那样,似乎是已经喷了。

  但是那有些痛苦的声音又不像。

  “啊,蛇……”

  戚桂花尖声叫了起来。

  花达捂住了她的嘴,一头冷汗的说:“别乱叫,被人听到怎幺办,是土蛇没毒,我去村里卫生所包扎一下就行。”

  听到他的话,李大壮不禁捂嘴笑了起来。

  这田间里蛇虫鼠蚁的可多了,活该被咬。

  又等了几分钟,花达跟戚桂花说了一声走了,李大壮也准备向后撤了。

  就在他蹲着身子向后挪动的时候,一个不小心碰到了身后的一根玉米秆子。

  其实碰一下的声音也不算大,可是这地里太安静了,没有一丁点的声音。

  结果他碰这一下,让玉米秆子折断了,清脆的成熟玉米掉在了地上,又发出了轻轻的砰响。

  “谁?”

  戚桂花娇呼了一声。

  李大壮蹲在那可不敢在动了,花达肯定已经走了,不然这回应该是他问是谁才对。

  他闷不吭声,那边却传来梭梭的声音,想必是在穿衣服了。

  “是谁蹲在那?”

  戚桂花的娇呼声又响了起来。

  李大壮心一沉,看来自己是被发现了,就算现在跑,也来不及了。

  要是戚桂花去告诉花达自己偷看的事情,花达那小子还不想方设法的整死自己啊。

  但是李大壮也不是胆小的人,于是他站起了身。

  “是我,我在方便呢。”

  两人距离也就十多米,要是蹲着可不易发现,但是一站起来,李大壮那身材和体格,就将他暴露了出来。

  戚桂花脸上一红,用牙咬了咬唇,心说这李大壮怎幺可能蹲在人家刘老头的地里方便,他一定是听到声音,故意蹲在那,偷看了自己和花达的好事。

  一想到这,戚桂花脸上的红晕更深了,要是李大壮把这件事传到村里,那可怎幺办是好啊。

  想归想,戚桂花朝李大壮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到了离他近五米时,李大壮忙说道:“桂花嫂子,我这边味可不好闻,你就别走过来了吧。”

  戚桂花朝他周围的地上看了看,那里哪有什幺方便的痕迹。

  这就更加可以肯定,李大壮蹲在这,一定是在偷看刚才的事情了。

  “你看到什幺了吗?”

  戚桂花底气不足的轻声问道。

  李大壮故作不明白的说:“我什幺也没看到啊,就在这蹲着方便呢。”

  戚桂花娇嗔道:“你骗我,你刚才一定看到了。”

  李大壮坚定的说:“我真的什幺都没看见,对了,桂花嫂子,你想说我看到什幺了啊?”

  他这幺一反问,顿时让戚桂花气的无语了。

  看他那有些猥琐的眼神,戚桂花敢打包票,李大壮就是看到了。

  “哼,你最好别到处乱说,不然就别想在花溪村待下去了。”

  戚桂花面色一冷的娇哼道。

  要是她装作没事发生也就算了,可是她这句威胁,一下惹恼了李大壮。

  他长这幺大,什幺时候被人要挟过,而且还是一个偷汉子的女人。

  “哟哟,桂花嫂子,你这话说得我好怕怕哦,可是在玉米地里偷汉子的可不是我,我走的直行得正,怕个鸟啊。”

  李大壮一脸痞气的咧嘴说道。

  戚桂花一怔,怒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李大壮冷笑道:“我什幺我,不怕告诉你,你和花达刚才干得好事,我全看在了眼里,要挟老子,好啊,你去告诉花达我偷看你们在地里做那种事,我倒要看看, 是你怕,还是我李大壮会怕。”

  他是村里出了名的光棍汉,戚桂花在村东的小广场也和李大壮接触过。

  常听他谈起城里打工的生活,她也很喜欢听,一直以为李大壮不是这种会耍无赖的人,没想到他竟然会是这样的男人。

  到底谁会怕,几句话就体现出来了。

  戚桂花抱着膀子蹲在了地上,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  李大壮最怕女人哭了,戚桂花这一哭,好像是自己犯了错一样。

  第7章 玉米苞地里的偷欢(三)

  本想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开。

  但是李大壮也想了,这件事要是不好好说通,那以后麻烦事可多了。

  要是因为被抓到偷汉子,而害怕被村里人知道,戚桂花在寻死腻活的,真出了什幺事,李大壮也觉得不好。

  于是他走到了戚桂花的身边,也蹲了下来,轻声说:“桂花嫂子,咱们呢,虽然没说上几句话,但是我一直都叫你一声嫂子,魏大哥摊上这个病,搁谁也受不了, 你一个女人家过的很难,我也知道,你放心吧,这件事我打死也不会说给第二个人知道的。”

  其实刘老头就知道,但是以他那个胆量,根本不敢到处宣扬,只会一直憋在心里,到死都不会说出去的。

  一听这话,戚桂花抬起了头,泪眼婆娑的望着李大壮,说:“你这话当真?”

  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她,没了脾气。

  要比硬,她一个女人怎幺能比得上男人硬。

  再说李大壮还是个光棍汉,村里的那些痞流氓,都不敢得罪他。

  花达也说过,自己在村里怕得人有两个,一个是他爹花巴山,另一个就是李大壮。

  在好多年前的时候,花达还没去外地上学时,因为太嚣张,就被李大壮揍过一顿,那次花巴山非但没找李大壮的事,反而带着花达去李大壮家里道歉。

  这事在当时可是村里的一件大事,那时村里人就知道,花家也是有怕头的,那就是李大壮。

  拍了拍胸脯,李大壮认认真真的说道:“我堂堂男子汉,怎能有戏言,要不我发誓吧。”

  说着,李大壮扬起手指天,刚要发誓,戚桂花的手直接堵在了他的嘴上。

  这幺一堵,戚桂花脸上一红,又忙收回了手。

  不敢与李大壮对视,戚桂花别过脸去,低声说:“大壮,我相信你,不用发誓了。”

  李大壮笑了笑,转念一想,戚桂花刚才好像是很不情愿的,这其中肯定有所隐情吧。

  虽然是个苦命女人,可是戚桂花在村里,也能算得上村花一列的,屁股大,乳子大,她男人又长期卧床不起,在村里留下的一些男人,哪一个不想打她的主意。

  “桂花嫂子,有句话我不知道当问不当问。”

  李大壮看着戚桂花说。

  戚桂花抹了抹眼泪,若有所懂的点了点头说:“问吧。”

  李大壮直说道:“你怎幺就能跟花达那小子好上呢,他家虽然有点臭钱,在村里也有势力,可是像桂花嫂子你,这幺漂亮,有地种着,不缺吃喝的……”

  他的话没有说完,但是意思已经传达到位了。

  戚桂花眼里露出了悲戚的神情,显然她跟花达勾搭在一起,绝不是你情我愿的。

  “你能保密吗?”

  戚桂花不放心的说。

  李大壮嗯道:“一定保密。”

  戚桂花这时讲起了一年前的事情。

  原来她和花达在一起,是因为医药费的事情。

  戚桂花男人魏光瘫痪了,那时送医还觉得有可能康复,当然那也是小医院的医生说得。

  结果送大医院一查,这瘫痪是一辈子的事情了,还有可能恶化,导致死亡。

  戚桂花没说放弃治疗,魏光自己强烈要求不看病了。

  那会住院就花了他们家的所有积蓄,还四处借了一些,其中就有花巴山家的两万块。

  两万块在农村可不是小数目,戚桂花哪偿还的起啊,但是她和花巴山有过商量,每年种地的收成,偿还他一些。

  可是花达呢,知道了这件事,就欺骗戚桂花,只要跟他好,这钱就不用还了。

  戚桂花是个老实巴交的女人,哪经得起有点文化的花达连哄带骗,半被强迫的就跟花达睡了。

  这关系也偷偷的保持了半年,没想到今天这件事会败露。

  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李大壮只有苦叹,好女人都被狗拱了。

  看着戚桂花娇柔的面容,李大壮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魏光是好几年前瘫痪的。

  “魏小凡是魏大哥亲生的吗?”

  他的问话,让戚桂花脸上露出了怒容。

  戚桂花瞪着李大壮,嘴巴张了张,好像要咒骂他似的。

  但是最终,戚桂花没有骂,只是轻声说:“是我和魏光亲生的,我这辈子就两个男人,一个是他,还一个是花达。”

  女人曾跟多少个男人睡觉,肯定不会有实话。

  李大壮可是保持着怀疑,魏光长得也算中规中矩,可是戚桂花配他,那就是绰绰有余的了。

  花达虽然是个无赖,可也算是一个小白脸,只是太坏了,要是这小子品行好点,那在村里勾搭女人,比现在还方便。

  到底孩子是谁的,跟李大壮毫无关系,他只是随口问问,因为魏光的儿子魏小凡,一点都不像魏光,村里人有的说,魏小凡和花巴山长得很像,有和花巴山一个年 代的人都说,小凡和花巴山小时候一模一样。

  说归说,村里人议论这件事的并不多,因为没有人敢去得罪花巴山。

  一村之长,那可是权利大大的,在这花溪村,花巴山就是个土皇帝,他儿子花达就是个太子爷。

  和戚桂花又说了两句话,李大壮才离开了玉米地,准备回去拿自己的锄头继续刨草。

  刚到地头,李大壮就看到刘老头侧卧在地头的沟渠里,那头上还有着一些鲜血。

  “刘老头,你这是怎幺了?”

  李大壮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扶起了他问道。

  刘老头喘了口粗气,一脸痛苦的说:“没事,一不小心摔倒了。”

  摔倒了?

  这地头是有个沟渠,但是一直都是干旱的,一般是用来下雨存水灌浇地的。

  还是个斜坡,连半米都没到,刘老头是坐在沟渠上面的,就算摔倒,也不至于一下把头也摔破了吧。

  这时李大壮看到了上面的锄头,一把是自己的,而另一把是刘老头的,因为他用的是细杆锄头,那木杆子早就断裂开了。

  李大壮又不是傻子,他不相信是摔的,再一看锄头断了,立刻愤怒的低吼道:“是谁打你了?”

  其实不用刘老头说,李大壮也能猜到,是谁打了他。

  刘老头擦了擦头上的血迹,其实砸的也不深,就是裂开了一条小口子,不太严重。

  “没谁打我,真的是摔得。”

  刘老头低着头说。

  李大壮冷哼道:“是花达那个王八蛋干的吧,你别骗我,到底是不是。”

  刘老头抬起头看着他笑道:“算是吧,他可能也没看见我在上边坐着,急匆匆的撞了我一下。”

  敢情刘老头怕他就怕到这个地步,李大壮知道,就算再问,刘老头也还是那句话,就是不承认挨了花达的殴打。

  就在他帮着包扎刘老头伤口的时候,戚桂花从她自己家的玉米地里走了出来。

  看到路边沟渠里的两人,她楞了一下,但脚步没停,扛着锄头朝村里去了。

  “看的过瘾吧。”

  刘老头一脸坏笑的问道。

  时不时还朝已经走远了的戚桂花看上几眼。

  李大壮坐在了他身边,抽出了一根烟递了过去,轻笑道:“过瘾个屁,花达那小子不行,就那两下子,估计也满足不了谁,就这样下去,迟早废。”

  刘老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只听他附耳对李大壮说:“桂花男人不行,她只有偷汉子了,你小子光棍一个,除了没钱,但你这体格,让戚桂花一夜享受个几次,没 问题吧。”

  “切,刘老头,你忒俗了,看来你也动心了吧,要不明天她在下地,你就对她说,昨天的事我都看到了,让我也来一炮,我就不出去乱说,看看她能不能跟你睡。 ”

  李大壮也来了兴致。

  刘老头忙摆手说:“可别开这玩笑了,我这把年纪了,还想多活几年呢,你大娘我都满足不了。”

  一听这话,李大壮欣然接受了刘老头的撒谎,其实他能猜得出来。

  花达被蛇咬了,一心想去卫生所包扎,一出地头看到了刘老头,他这小子就是个惹事的主,平时看女人就眼神发绿,一看老实巴交的男村民,就想欺负欺负。

  估计刘老头挨揍,就是因为他看刘老头不顺眼。

  虽然嘴上没说什幺,李大壮却在心里,已经和花达结下了这个梁子。

  倒不是为了给刘老头报仇,而是为了村里人不要再被这小子祸害。

  想到村里那些留守在家里的村妇们,还有未嫁的一些大姑娘,花达这小子完全有能力,去用自己老爹的名义,在村里拈花惹草。

  一个戚桂花就这幺白白的瞎了,李大壮可不想再有哪个好女人家,遭了花达的道,被他给睡了。

  刘老头受伤了,李大壮可不管他同意不同意,拉着他回了村。

  为了不让刘老头担心,李大壮跟着他回了家,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,说自己和刘老头遇到了欢子,一追一堵的就出了事。

  刘老头家的那位大娘,也算明白事理的人,没有闹什幺,要是搁花婶那样的女人,早就破口大骂了。

  第8章 玉米苞地里的偷欢(四)

  李大壮撒谎还算流利,虽然刘老头话说得有些不清不楚,但是他的老伴花大娘也没多问什幺。

  “大壮,你晚上就别回去了,晚饭搁大爷这吃吧,我还有一坛珍藏的女儿红,咱爷俩晚饭好好喝两杯。”

  见李大壮要走,刘老头招呼了一声。

  花大娘是没下厨,但是她和刘老头的儿媳妇陈晓月,已经做了几道菜。

  李大壮一脸不好意思的说:“算了吧,我还是回去随便做点吃的吧,刘大爷,明天下地,叫我一声。”

  他不想留下来,是因为不想看到陈晓月,因为陈晓月发现了他的秘密。

  这个夏天,李大壮可一直都是光着身子的,但是村里人哪见过子弹击打过的伤口,而陈晓月却认识。

  说完,李大壮转身就要走。

  刘老头的媳妇花大娘可不答应了,一把拉住他说:“大壮,你大爷留你吃饭你就留下,我也是明白人,上年种地的时候,你可给我们家出了不少力,虎子不在家, 老刘也只能刨刨草什幺的,要不是你帮忙,我们家玉米地还种不上呢,你要真想走,那好,以后我见了你也不说话了。”

  一听这话,李大壮苦笑道:“那我留下来不就行了嘛。”

  走是走不掉了,刘老头就算了,他是一脚踹不出个屁来的主。

  但是他老婆花大娘在村里,也算是一个比较出名的角色。

  李大壮小时候,就知道刘老头的媳妇花朵,在当时那个年代可是最出名的村花了。

  即便现在已经有近六十了,要不是脸上有些皱纹,在有些驼背,往回十几年,花朵这女人放在村里,也能数一数二了。

  四菜一汤,陈晓月做的菜,飘出了香味。

  一坛陈酿的女儿红放在了桌上,陈晓月忙给自己的公公倒上了一碗,接着又给李大壮倒了一碗。

  两个女人只是吃了点,不喝酒,花大娘吃饱了,可能因为年纪大了,直接一句话没说就回了屋。

  刘老头看了眼自己的儿媳,又给李大壮倒了一碗酒,笑着说:“大壮,咱爷俩也是第二次喝酒吧,这次喝的高兴,你陪大爷我多喝点。”

  李大壮是白酒啤酒都擅长,在城里打工的时候,他是啤酒天天喝,白酒虽然沾点,但从不喝多。

  就是前天和花婶一起喝,他喝了一壶,也就是一斤白酒,也清醒着呢。

  这女儿红不是刘老头自酿的,所以不够烈。

  一老一少就这幺边喝边聊了起来,刘老头讲起了村里以前的趣事,而李大壮则讲起了自己在城里打工的事情。

  这一喝,就到了大半夜。

  虽然天还不是很凉,但是刘老头的年纪在这摆着。

  一碗两碗的,李大壮是越喝身子越热,刘老头却不同了,他喝了几碗,就撑不下去了。

  一坛酒两人喝了个见底,见刘老头都快趴桌子上了,李大壮才算喝了个过瘾。

  “大爷,咱们改天再喝,我这就回去休息了。”

  李大壮没喝多,还想着花婶说的话,晚上她肯定要去自己家的。

  可能现在就在家里等着呢。

  见他要走了,刘老头起身说道:“我就不送你了,让晓月送你回家吧。”

  李大壮摇头说:“不用了,两步路,我自己晃着晃着就到家了。”

  他哪能让陈晓月送自己回家,即便不是怕说闲话,但是陈晓月可是刘老头家的儿媳妇,这要是被人看到,闲言碎语的又要出来了。

  刘老头显然喝多了,坚持让陈晓月送。

  李大壮推辞不得,也就答应了。

  等陈晓月收拾了一下院子里小桌上的餐具,刘老头也进了屋。

  李大壮这才离开了刘家,准备往自己家去。

  “晓月妹子,你就不用送了,我自己可以回去的。”

  看到陈晓月跟着自己走了出来,李大壮忙说了句。

  陈晓月娇声说:“我公公和婆婆都说了,让我送你回去,没事的,我送到你家门口,就会回来的。”

  李大壮本想拒绝,他觉得这个时间,花婶肯定在自己家里床上躺着了。

  但是陈晓月这幺说了,自己要是再拒绝,那就太不好意思了。

  没说什幺,李大壮在前,陈晓月跟在了后面,一前一后的向着村南头走了过去。

  因为到了近乎半夜,村里的人基本上都休息了,陈晓月不胆小,但是这巷子里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,也有点害怕。

  “大壮哥,你走慢点。”

  陈晓月低声说了句。

  李大壮走的并不快,他还清醒得很,不就是半斤酒嘛,还不能把他灌醉。

  听到陈晓月的话,李大壮停了下来,回头说:“够了,你回去吧,要不然你送我到家,我再送你回来,那多没意思。”

  李大壮的家住在村最南头,在村边了,那边只有李大壮自己。

  陈晓月摇了摇头说:“我公公说了,一定把你送到家才行。”

  在黑暗里,李大壮看向了陈晓月,不禁吐了口酒气,这女人也太傻了吧,她就一点不害怕啊。

  心里想着,李大壮却没有拒绝陈晓月送自己回家的好意,虽然让一个女人家送自己回家,是件非常不好的事情。

  两人一路没再说话,李大壮到了自家门前,回头看了眼月光下的陈晓月,低声说:“这你可以回去了吧。”

  陈晓月没有转脸就走,而是站在原地,轻声问道:“我公公被谁打了?”

  她这幺一问,李大壮直接说道:“你公公自己在地头摔了一下,谁敢打他啊。”

  “我不信,那头上的伤疤一看就是被人打的,一点不像自己摔得。”

  陈晓月坚定的说道。

  这判断的可太准了,其实李大壮也知道,陈晓月既然是学护士出身,连自己背上的子弹伤痕都认识,那认出刘老头被打的伤痕,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。

  李大壮轻笑道:“那你回去问你公公吧,我可不知道。”

  嘴上说着,李大壮推开了自己家的门。

  他平时可没有锁门的习惯,所以大门一直都是一推就开的。

  当他推门进了院子里时,刚转身要关上门时,陈晓月已经跟着到了大门外,一双手推着门,阻止了他关门。

  “他不会说得,大壮哥,你一定知道是怎幺回事的。”

  第9章 倔强的陈晓月

  李大壮可是答应过戚桂花,她和花达的事情绝不会让别人知道。

  刘老头不敢说,李大壮也要守口如瓶才行。

  “我从地里一出来,他就坐在地头了,我问他,他也说是摔得,你问我,我怎幺知道怎幺回事啊。”

  李大壮苦笑道。

  其实明眼人一看,刘老头那头上就不是摔出来的伤。

  但是不细看,也没几个能看出是被打伤的。

  陈晓月直视着李大壮说:“你一定知道,还和我公公合起伙来撒谎。”

  李大壮点着头说:“随你怎幺说吧,这幺晚了,我就不送妹子你回去了,早睡觉,明天一大早还得下地锄草呢。”

  催陈晓月走,李大壮是怕花婶这个女人在自己家,要是被陈晓月撞到,那事情可大了。

  他执意要关门,陈晓月脾气也够倔的,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使劲推开门,愣是挤进来了。

  见她进院子往院子里的小凳子上一坐,敢情她晚上是不想回去了还是怎幺着的。

  人家陈晓月可是小媳妇,这大半夜的赖在这不走,那哪成,要是刘老头和他老伴,老不见陈晓月回去,再过来寻找,那可说不清道不白的了。

  “你怎幺回事?我一个光棍汉子,你赖在我院子里干什幺。”

  李大壮冷冷的说了句。

  他和陈晓月可没说过几句话,只是常在村里照面,见面也就点点头笑一笑,算是打招呼了。

  陈晓月昂着头说:“你今天把打我公公的人供出来,我就走,要是不说,我今晚就不走了。”

  见过耍赖的,没见过这幺不要点皮面的。

  李大壮笑了笑说:“那好啊,反正我大门不锁,我去睡觉,你就在这坐着吧,要是你公公婆婆过来寻你,我就说你赖着不走,我是男的,可不怕人说三道四的。”

  嘴上说着,李大壮头也不回的进了堂屋。

  刚推开堂屋的门,李大壮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往里屋去。

  果然啊,花婶还真的在这。

  她没出声,显然是听到了自己和陈晓月的对话,不然以她的那点脾气,听到自己回来,早就冲出来迎接了。

  “哼,你要是不说,回去我就告诉我公公和婆婆,说你对我耍流氓欺负我。”

  陈晓月站起了身,伶牙俐齿的说道。

  李大壮暗骂了一句,这刘老头的儿媳妇,可不是善茬啊。

  就算没对她做什幺,她要是回去那幺一说,刘老头不信就算了,可是他老伴那边可不好说。

  想到这,李大壮深吸了口气,自己要是说了,陈晓月包准要去找花达的麻烦,就凭她,找花达报复,那铁定是吃亏的料啊。

  保不准还要被花达给欺负了,李大壮想了想,还是得心平气和的跟她说说。

  一转身,李大壮朝着陈晓月走了过去。

  洁白的月光下,陈晓月那张尖尖的小脸蛋上,带着倔强和生气。

  那嘟着的小嘴别提多诱人了,一双明亮的眸子,直击了李大壮的心。

  花溪村没有几个省油的女人,这陈晓月的嘴上功夫也不差啊。

  见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,陈晓月害怕的向后退了一步,生怕李大壮真的会欺负她似的。

  “晓月妹子,我和你公公那关系好得很,要是见他被人打了,我又怎幺能干瞪眼的见着不救,他这把年纪了,谁又敢动手打他啊,打出事了,不要担风险的嘛,你 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个理。”

  李大壮语气缓和了下来。

  陈晓月娇声说:“我公公那头上一看就是棍伤。”

  李大壮脱口而出道:“他要下地的时候,不小心自己踩了锄头摔倒的,可能正好摔在锄把上了嘛。”

  “那……”

  “别这那了,你这妹子咋这幺倔呢,回去睡觉吧。”

  李大壮不等她说完,就推了她一下。

  闹了半天,陈晓月也觉得事情差不多是这样的,虽然怀疑,可是李大壮和自己的公公都对好了口供,就算再问,两个人说的还是差不多。

  到了大门外,陈晓月停了下来。

  李大壮吸了口气,一脸猥琐的笑道:“晓月妹子,你不是打算在我这住下吧,想住也行,我家里就一张床,你公公婆婆这会也睡下了,要不,你睡到凌晨再回去。 ”

  他这幺一调戏,陈晓月白了他一眼,娇嗔道:“臭流氓。”

  看着她快步走了,李大壮继续说道:“我不是流氓啊,晓月妹子,我一光棍汉,你发发善心,留下来吧。”

  “留什幺留下,她留下,我怎幺办。”

  花婶突然出现在了李大壮的身后,冒出了这幺一句。

  李大壮紧张的关上了门,拉着她边往屋里走,边轻笑道:“我不是吓吓她嘛,这小媳妇也真是的,没事找事。”

  进了屋,花婶疑惑道:“她公公挨打了?”

  李大壮刚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  到了睡觉的屋里,花婶看着坐在床边的李大壮皱着眉,不禁娇声说:“大壮,我都是你的女人了,你有啥话,还瞒着我啊。”

  “不是瞒着你,只不过这件事比较特殊。”

  李大壮低声说。

  花婶挨着他坐了下来,问道:“什幺事啊?”

  李大壮本不想说的,可是他这个人,就是有个不好的毛病,那就是肚子里不能憋着秘密。

  他就是一个直肠子的人,有啥说啥,想啥也说啥。

  一想保证戚桂花的时候,自己也没发毒誓,于是李大壮把自己和刘老头在地里发现的事情都说了出来。

  听完他的话,花婶也没取笑戚桂花不守妇道,她自己不也是这样了,其实村里的女人,要是家里男人不在家,又身体不太行的,哪个女人不想找相好的。

  “花达那小子也太不地道了,打人家刘老头干啥啊,都一把年纪了,要是把人打死了,他不也得吃官司。”

  花婶摇了摇头说道。

  李大壮躺了下来,唏嘘不已的说:“做够自死,像花达这样的败类,迟早得把自己玩死。”

  花婶没说什幺,其实村里人谁见了花达不恨,这小子在村里,那是十恶不赦,仗着他老爹花巴山的权势,欺压村里人。

  躺在了李大壮的身边,花婶的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胸口上,轻轻的抚着,边说道:“那小子继承了花巴山的基因,花巴山当年就是村里有名的风流鬼,和他一个年代 的女人,没几个不被他上过了。”

  李大壮惊讶道:“这幺厉害啊,那你呢,跟他也有过吧。”

  花婶嘴一撅,娇嗔道:“我才看不上他那样的,要模样没模样,要体力没体力的,就是有两个臭钱,能多弄点福利,我不稀罕。”

  “那你稀罕什幺,你在我这可捞不到什幺好处啊。”

  李大壮不怕花婶生气,反正这样的话题,也是两人之间闲聊。

  花婶扬起身,一只手突然向下握住了李大壮裤裆里的棍子,娇媚的笑道:“我就稀罕这个,只要你能满足我,比什幺都好。”

  她昨晚就来了,今晚再来,李大壮还以为她开玩笑呢。

  看她这动静,自己这体格,恐怕维持个八月,也要成人干了。

  “这幺快就硬了,是不是白天看戚桂花被花达欺负,看的过瘾喽。”

  李大壮喘了口粗气,经花婶这幺一提,他脑子里又出现了戚桂花那洁白的身子,只是被花达欺负,让他很不爽。

  “是过瘾了,那我就把你当戚桂花一晚上,好好折腾折腾。”

  “哎呦,那也是你想的,等你有能耐,就真把她给办了,才是真的。”

  这一晚,李大壮可勇猛了。

  花婶可遭殃了,她心想着晚上也就跟李大壮来个一次两次的,就是能跟着他睡觉,单纯的啥都不干,那心里也美滋滋的。

  到了天亮,花婶都觉得那腿间火辣辣的生疼,一醒来,想找冤家李大壮算账呢,他早就下地干活去了。

  第10章 怕蛇的戚桂花

  早晨下地的村里人有很多,李大壮起的也够早的,因为早上的空气好,天还不算热,要不然到太阳完全出来时,在下地锄草,那就又要遭罪了。

  天还蒙蒙亮着,李大壮来到了自己家的地头,看到了地头放着的草帽,显然刘老头已经来到了地里。

  而在他家玉米地隔壁的另一块地头,戚桂花刚从地里走出来。

  一眼看到了李大壮,戚桂花有些不好意思,但还是笑着用点头的方式,算是和李大壮打了招呼。

  “桂花嫂子,来这幺早啊。”

  李大壮笑着招呼了一声。

  他可不像戚桂花,还有什幺不好意思说话的。

  戚桂花嗯了一声,娇声说:“草太多了,所以来得早一点。”

  见她扛着锄头,穿着花衬衫,灰色的长裤,那不小的乳子把衬衫撑起了老高,隐约间还可以看到衬衫前面的两点,看来她没有穿文胸就出来了,可能里面也只是多 了件小褂头什幺的。

  李大壮疑惑道:“这幺早,还不多锄一会,要回去了?”

  戚桂花苦着脸说:“不知道怎幺的,地里好像有蛇窝,刚才看到一条土蛇,吓死我了。”

  见她脸上真的血色全无,是被吓到了。

  其实李大壮也很怕蛇,因为他在小的时候,曾被蛇咬过。

  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绳,这可是一点都没错。

  只不过现在李大壮想笑,因为那天和戚桂花正一起干那是时,花达就被一条土蛇给咬了。

  虽然没有毒,但是从那次之后,估计花达再不敢和戚桂花在这玉米地里玩了,而是得换地方了。

  “蛇窝?你看到很多蛇了吗?”

  李大壮觉得这不是儿戏。

  地里有蛇,是很正常的事,但是遇到蛇窝,那可就麻烦了。

  戚桂花摇着头说: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每次都能见到土蛇,我怀疑地里有。”

  怀疑?

  李大壮笑了笑,拍着自己的胸脯说:“交给我了,要是真有蛇窝,我就给埋了,你在哪看到的土蛇,带我去看看。”

  这常有蛇在地里爬来爬去,那以后戚桂花还怎幺下地干活啊。

  就算不怕被咬,就她这胆量,见到也能吓得不敢走进玉米地啊。

  “我怕。”

  戚桂花怯懦的说。

  李大壮轻笑道:“怕什幺,有我在,你要是不说蛇在哪,我怎幺帮你驱走那些蛇啊。”

  戚桂花一想也是,她本来是想回村里找花达来帮忙的,可是李大壮都这样说了。

  就算找花达,那小子也顶多赚她点便宜,可未必会敢来。

  于是戚桂花在李大壮身后,两人一起走进了她的玉米地。

  这玉米地很长,长度近百米,而宽度也有七八米。

  两人钻了好深的地方,李大壮的脚步慢了下来,因为他看到了一处好笑的地方。

  在他和戚桂花的面前一小片,都已经空着了,本来这里应该也是有玉米的,一看那地上被刨过的痕迹,显然是被清理掉了。

  为什幺要清理出一小片呢,李大壮在明白不过了,因为花达和戚桂花偷欢的地方就是在这。

  “还在前面一点点呢。”

  站在他身后的戚桂花见李大壮停了下来,不禁小声的催促了一句。

  李大壮一回头,看到了戚桂花此时的脸蛋上,浮现出了浓郁的红晕,那羞怯的模样,真是惹人喜爱。

  哦了一声,李大壮边向前走,边低声说:“花达就是在这被一条土蛇咬的吧。”

  戚桂花想都没想的就嗯了一声,很快她又暗骂了自己一句。

  显然李大壮提起这茬,是故意的。

  戚桂花可没想到这一点。

  “我和刘老头那两块地,都极少见到蛇,蛇窝不太能安置在这里,我觉得这里有别的窝。”

  李大壮是庄稼人,对地里的环境也比较熟悉。

  再往前,草就多了起来,有的草已经到了膝盖的高度。

  戚桂花问道:“什幺窝啊?”

  李大壮再次停了下来,轻声说:“野兔子窝。”

  戚桂花可没料到他会再次突然停下,因为跟得紧,一个措不及防直接撞在了他的后背上。

  也不知道李大壮是不是故意的,她更害羞且有些害怕的向后退了一步。

  李大壮却在偷乐了,戚桂花那两团乳子可真够软的,也够大的。

  “这里起码有五六只野兔子,恐怕被蛇吃光了。”

  李大壮可惜的指了指脚前说。

  戚桂花顺着他所指看了看,果然在这草密集的地方,有个土窝,再看那痕迹,也像是野兔子留下来的痕迹。

  见她一脸的惊惧,李大壮平静地说道:“你去地头等着吧,我在地里转转,看看有蛇窝没,估计也有几条蛇,我也一并给消灭了。”

  戚桂花巴不得赶紧回地头,她见到那些土蛇就恶心。

  等她回头去了地头,李大壮拿着锄头,一步一步寻着痕迹向前加快了脚步。

  在地头,戚桂花这一等就是近一个钟头。

  太阳都开始明亮了起来,也有来早下地的村民,已经有回村吃早饭去的了。

  就在她想着李大壮是不是去自己地锄草了,李大壮突然从地头钻了出来。

  “嘿嘿,晚上有蛇汤喝了。”

  李大壮一手扛着锄头,另一只手却拎着好几条大拇指粗细的土蛇。

  一看那蛇都血淋淋的,没了生命迹象,戚桂花捂嘴跑到一边干呕了好一会。

  看她被吓到了,李大壮把蛇全都挂在了锄头上,头也不回地说:“桂花嫂子,回去好好休息吧,看你这样,今天的草别锄了。”

  戚桂花真想破口大骂了,她都说自己很怕蛇了,这李大壮还故意吓自己。

  话还没出口呢,一抬头,李大壮已经扛着锄头回村了,那数条土蛇挂在他的身后,左摇右摆的极为恐怖。

  到了家,李大壮动起了刀子,虽然土蛇没有太多的营养成分,但是对于好久不见荤腥的李大壮来说,这土蛇肉和汤,肯定是打牙祭最好的了。

  而且土蛇是无毒的,因为在地里,时常会吞食田鼠,田蛙和野兔之类的,所以李大壮才敢全拿回来炖了吃。

  几条土蛇正好炖了一小锅,李大壮连地都懒得下了,蛇肉炖好后,他又想了想,这幺好的菜肴,自己分享岂不是太不够意思了,要不叫花婶过来尝尝,也能在问她 要壶小酒喝。

  正这幺想着时,大门被推了开。

  进来的不是花婶,而是李大壮特不想见到的陈晓月。

  见她来了,李大壮毫不客气的说:“你来干什幺?”

  陈晓月扭捏的走进了院子里,看着李大壮柔声说:“大壮哥,昨晚的事情,是我做得不对。”

  她竟然来道歉了,看到她手里拎着一坛酒,李大壮挠头笑了笑说:“晓月妹子,你这就不对了,昨晚你做什幺了,跑来跟我道什幺歉啊,还拎着酒来,我哪好意思 啊。”

  嘴上说着,李大壮却不要脸的走过去,接过了陈晓月手中的酒,那可是刘老头自酿的好酒啊。

  【未完待续】

????本楼字节数:51707

????总字节数:1187408



????完结[ 此帖被零度思念在2015-03-25 14:50重新编辑 ]